活在极地。

Before Batman Begins

12岁那年,布鲁斯从祖先那儿继承了足够的遗产,好让自己接受一流的教育,并在靠近高谭市的奥萨维尔上马克·吐温高中。当校长告诉阿尔弗雷德,学校的工作人员再没有什么可以教给这孩子之后,阿尔弗雷德便给他安排了一系列的家教课程。布鲁斯最喜欢的科目是戏剧,因为他喜欢阅读剧本。当他得知管家是在英国长大的童星时,他问了阿尔弗雷德很多关于戏剧的问题。14岁时,布鲁斯听说附近刚成立了一个青少年足球联盟,他对体育产生了兴趣。虽然他没有被任何一所公立学校录取,但他还是设法加入了其中一支球队,但在第二次训练后就退出了,因为他可不喜欢在更衣室乖乖地坐冷板凳。但布鲁斯仍然对其他运动感兴趣。16岁时,他告诉阿尔弗雷德他想试试滑雪。打听到佛蒙特州有一个滑雪胜地之后,老管家打电话到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预定他们的旅行。然而他和布鲁斯被困在了一场暴风雪中,在路上开车变得相当危险,所以他们直到晚上10点才登记入住,彼时度假村已经关闭,早上6点左右才会重新开放。当阿尔弗雷德在休息室休息时,布鲁斯决定独自去滑雪,他偷溜出房间,然后穿着滑雪装备徒步前往度假村里。当布鲁斯开始从山上失控地滑跌的时候,一名守夜人发现了他的踪影,并叫来了救援巡逻队。巡逻队在一个浅浅的峡谷底部发现了布鲁斯,他的额头上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一根滑雪板在附近裂成了两半,另一根滑雪板以不自然的角度倾斜着。他被带回屋里,腿上打了石膏,额头上缠好绷带,躺在床上休息,等着阿尔弗雷德来查看他的情况。由于布鲁斯摔断了一条腿,还有轻微的脑震荡,阿尔弗雷德咨询过的一位医生得出结论,如果管家想把这孩子带回高谭市,他需要适当的交通工具。于是,阿尔弗雷德买了一架西科斯基双旋翼直升机,带着裹着绷带的布鲁斯回家,并且把它停放在韦恩庄园旁边的一块空地上。一周之后,绷带才被拆掉,家庭医生宣布年轻的韦恩恢复了健康。 从那以后,布鲁斯再也没想过去滑雪,但他的兴趣转移到其他的运动项目上了。他订购了一套完整的奥运会级别的体操装备,整个夏天都在一位教练的指导下学习如何使用。早饭前,他在花园后面挖出的奥林匹克标准大小的游泳池里游泳,还练了好几个月的举重,但他从来不会射箭,也不会滑冰。瑞秋有时会和他一起在庄园里游泳、跳蹦床或出去玩。布鲁斯很喜欢她的来访,直到他17岁离开哥谭,去普林斯顿大学学习荣格原型和单一神话。但他觉得除非他今后浑噩愚蠢地过日子,这些题目对于他的生活来说无关紧要。在一个关键的早上,课间休息时,布鲁斯在校园中心的钟楼下等着他的高级微积分课上的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她答应在那里和他见面,这样他就可以把笔记借给她来换一杯咖啡。她没有出现,他发现自己的思绪飘回到了自己刚才上完的课上,沉浸在那个关于悉达多的故事里。毕业后,年轻的韦恩少爷在密苏里州赢得了一场赛车,他回到了高谭市,拒绝了韦恩庄园的所有权,因为这让他想起了他失去的一切,他决定按自己的想法把庄园拆除。那天下午,当他得知Chill获得了缓刑,以换取他对卡迈尔·法尔科内的证词…… ……他把枪扔进了港口,与法尔科内对质。法尔科内告诉他,他对犯罪的本质一无所知,他永远也无法面对罪犯,因为他不了解他们的世界。为了证明法尔科内是错的,布鲁斯在码头上登上了一艘船,打算环游世界,以了解罪犯的心理,寻求对抗不公正的方法,因此他开始潜入罪犯的地下世界。他在船上当了18个月的船员,平日里睡在引擎室角落的破布条上,吃其他人剩下的食物,在甲板上干活,搬运沉重的板条箱,拉缆绳,刮掉船壳上的油漆,还要清理舱底的污垢。他的好几个更高大健壮的队友,尤其是船舶水手长赫克托,经常折磨威吓布鲁斯,每次攻击都想给他一顿教训。当船在离香港两英里的海上靠岸时,布鲁斯被派上一艘小艇去取一个中国公民的包裹,并把它送回船上。他在一个小渔人码头一直等到黎明,系好了他的小艇,但是那个包装工人没有来,货船也开走了。幸运的是,我们这位失踪的商业帝国继承人偷偷溜进一艘豪华客轮的发动机舱,他一直躲藏到它在悉尼靠岸,才得以离开香港。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名叫扎卡里·达布(Zachary Dabb)的年轻美国人,并帮助他与土著人一起做慈善工作。他给这位四处旅行的亿万富翁上了一课,告诉他天底下可没有免费午餐。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布鲁斯乘上了一艘船,在Tanga下船。他在肮脏的集市上游荡,路过一个卖水果的小贩,他从篮子里偷了一个李子,跑到一条小巷里,把它给了一个穷孩子。不久,他再次登上了一艘不定期货船,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游历了非洲和亚洲的许多地方,直到在北韩隐居下来。布鲁斯在一位即将隐退的武术大师(他是在普扬扬山脉(Pujanryang Mountains)退役的)那儿接受了国术的培训,然后他前往南韩。为此他加入了一个走私团伙,在雷达范围内偷偷飞离平壤,并承诺说终有一天会雇佣队友们作为自己的飞行员。在马拉喀什跳下客船之后,布鲁斯在桥下睡了几晚,然后登上了一艘开往英国的油轮。抵岸后,他在伦敦逗留了很长时间,学会了如何从船上的厨师那里偷车,然后搭上另一艘货船,来到了上海。其中一个水手,绰号“矮胖子”,有一种既快又容易赚钱的方法,对此感兴趣的布鲁斯认为这是一个了解被剥夺了宝贵财富的人类的机会。他们一起乘出租车去了市郊的机场,在那里他们的工作是劫持一卡车的货物,这些货物都是由工人们装上去的。第一次犯罪,布鲁斯感到害怕又兴奋。这个计划最终成功了,但布鲁斯和斯多奇都因为偷窃(讽刺的是,这些箱子实际上是韦恩企业公司的货物)而被一个警察小队逼到一个仓库里逮捕,布鲁斯被送往不丹的一个监狱,在那里他和囚犯们发生了争吵……